当前位置:主页 > 情感故事 >

爱吃窝边草的兔子

发布时间:2019-07-21 14:16编辑:优美文章

  兔子不吃窝边草

  嘟嘟一溜烟跑进来,满眼都是激动的小火花:“小眠姐,新来的主管太帅了,盖过全公司的男同事,像混血儿,跟20年前的费翔大叔有一拼。”

  小眠姐……当开始被年轻同事这样称呼的时候,不是不悲催的,但面上还要做出姐的样子同她嘻哈:“是吗?又是主管又是超帅,你可得加把劲了……不过,留神别做了小三啊。”

  “听说还不到30岁,现在有事业的男人,谁在30岁之前结婚呢?就是在等我们这茬小鲜葱呢。”嘟嘟洋洋得意,因皮肤水嫩年龄又最小,她在公司有小鲜葱之称。

  “那就好。”我看她一眼,“还不赶紧去战斗,在这里耗什么时间?”

  “得令!”小鲜葱又一溜烟跑出去。背后,一同事打趣:“兔子不吃窝边草,这事好不了。”

  谁管呢!只是,刚才嘟嘟说的那人,混血儿的相貌,倒在那一刻令我略有所触。

  曾经……曾经我也和一个这样相貌的男子,相美好。不过,也只是曾经了。

  然后过了3日,才见到嘟嘟口中的帅哥。我去经理那里送文件,在走廊,看到一个高大男子也朝那个方向前行。

  那身影,似曾相识。恰在此时,他不知怎么就回过头来。

  说魂飞魄散略有夸张,但他转身之际,带给我的震撼绝对够强。原来此男即彼男,这新来的主管,不是陶大可又是谁?这城市哪有那么多混血相貌的男子啊,陶大可的妈妈是新疆人,如此而已。

  他倒是丝毫震惊也无,好看的脸上带着我曾经熟悉的略显不羁的笑容,浓密的长睫毛扑闪扑闪,很礼貌地对我说:“林小姐,你好。”

  我终于回过神来:“陶大可,你成心的是不是?”

  我和他恋爱时,刚来这家公司,他曾经是写字楼下的常客,准时准点地等过我一段日子。所以,他的出现一定不是巧合。

  陶大可很俗气地耸耸肩:“随你怎么想,反正这家公司给我的待遇比以前的公司好一倍,我当然会来。再说,这是我的自由不是?”

  这花花公子,分开一年,越发厚脸皮,算来也是28岁的人了,一点不见敦厚。我把手一挥:“随便你,但是井水不犯河水,请你尊重彼此的现在。”

  “完全同意。”他做拍手状,然后问我,“那你见了新主管,是否要打声招呼?否则难说日后会不会有小鞋穿的。”

  “你这个……”我还是忍住了,此时此地不宜发怒,我若恼了,没准正中他的圈套。强忍下这份怒火,对他说一声:“陶主管,辛苦了。”迅速和他擦身而过。心里愤愤骂:WBD。

  就此一拍两散

  好在之后,陶大可再也没有招惹过我,人前不流露丝毫曾和我是旧识的蛛丝马迹,很礼貌地叫我林小姐,完全公事公办的口吻和表情。

  当然,陶大可工作能力很强,是我学兄,当时也是系里数一数二的高才生。曾经,我和他便是回学校庆祝校庆时认识,颇感一见钟情,又叹相见恨晚,从此花前月下、郎情妾意。就在谈婚论嫁之际,却忽然发现他劈腿。

  那晚他加班,我像个俗气的小媳妇一样,煲了一锅汤,小心翼翼捧了一路送过去,推开门却发现他正同一个女同事抱在一起。

  他那女同事我见过,开玩笑的时候,也叫过我嫂子,谁知道……

  没有把那罐热汤兜头砸这对狗男女身上已是我的仁慈,甚至看到我他们都没有立刻分开,陶大可还从容地拍拍那女同事的肩:“别哭了,没事了。”

  我彻底被打倒,掉头就走,赶在陶大可回去前,在我们同居了大半年的“家”里清理出了我所有物品。

  陶大可最后对我说的话是:“你这个心胸狭窄的女人。”

  我回他:“你这个无耻无德的男人。”

  就此一拍两散。现今真是冤家路窄。罢了罢了,一时半会儿跳槽也不现实,何况如陶大可所说,这家公司各项待遇尚好,就当他是陌生人吧。

  既不用领带也不用腰带

  只是,除了工作的必要碰面,想完全不听陶大可的消息几乎不可能,嘟嘟这根多嘴的小鲜葱,每天一百遍把陶大可挂在嘴上。现在的年轻女孩果然勇猛,喜欢上谁立刻就会挂起战旗,全公司都知道了她在追陶大可。

  且嘟嘟很爱找我拿主意,有时问,主动请陶大可吃饭好不好呢?有时又问,陶大可是喜欢小萝莉呢还是喜欢罗拉拉呢?那次干脆问,他生日快到了,是送他一条领带呢还是腰带呢?据说都有拴住男人的意思……

  我不置可否,不想生硬赶跑她,以免她生出嫌疑,但也实在回答不了她,因为,她哪里知道,陶大可这厮,既不用领带也不用腰带,就是一个没规矩的男人。

  可是这话说出来,会引发一场血案也说不定。所以,我只能说:“我已经很久没谈恋爱,也不晓得现在流行送男人什么。”

  嘟嘟很同情地看着我:“小眠姐,其实你不该总是一个人,你还这么好看,也不老……”话音未落,陶大可推门进来,顺着嘟嘟话说:“是啊林小姐,嘟嘟说得有道理的。”

  我偷偷咬牙,恨不能一巴掌把这虚伪的表情抽散。

  嘟嘟倒是格外惊喜:“啊,大可,我正问小眠姐送什么礼物给你呢。”

  已经叫大可了,竟然!

  “哦。”陶大可神情平静,“那你算问对人了,你小眠姐是过来人,应该知道。”

  我夺门而去。陶大可啊陶大可,平日装得真像,可一旦有机会,立刻原形毕露。

  恨得我牙疼。

  牙真就疼了。前段长了颗智齿,医生建议拔去,可是因为怕疼一直拖着,现在又开始剧烈疼起来。

  医生说,还是拔了吧。

  我小时候拔过牙,对打麻药和拔牙的过程深为恐惧,想了半天,还是否定。拿了点药回去,祈祷这些天别再见到陶大可。

  可是嘟嘟偏偏看不出死活,中午凑到我跟前:“小眠姐,晚上陶主管举办生日宴会,让我邀请你参加。”

  “我没空。”我头也不抬地拒绝她。

  “他说你们是校友呢,无论如何要请你去的。”小女子口气有点娇娇的,“如果你不去,他会说我没本事的。”

  真是一家人的口气了,可这面子我给不了她:“我牙疼得厉害,替我跟陶主管道歉啊。”

  小鲜葱有点为难:“那么,我问问他吧。小眠姐,周末我们去看电影了,看了一整天,把当天放映的都看了一遍,太刺激了。”

  我心里冷笑,这是陶大可追女孩的惯用伎俩,也不换点新的。并且他最爱吃窝边草,不光是草,葱都不放过。但面上还是不动声色,只笑笑。

  “没准,晚上他会对大家公布呢。”嘟嘟有点花痴地眯起眼睛。

  “那就提前恭喜了。”我冲她笑,觉得笑得有点儿假。

  世上最好的怀抱

  那一晚,不知道那边怎么热闹,我吃了止疼药、消炎药、维生素等,却没起什么作用,那颗该死的智齿,抑制不住地疼,牵扯得头也疼起来。

  后半夜才迷糊了一会儿,早上被闹铃吵醒,半边脸都肿了,头依然疼得厉害,找出体温表试了一下,竟然发烧了。

  这悲催的人生啊,我终于决定把智齿拔了。

  打电话请了一天假,到医院才得知要先退烧、消炎才能拔牙。得折腾个三五天。于是再打电话继续请假,然后去输液。

  打上针,昏昏沉沉地闭上眼睛,想睡。

  一只手轻轻按在我的手背上:“手那么凉,都不知道用个暖水袋。”

  睁开眼,陶大可正坐在旁边空位上。

  忽然就有流泪的冲动,我在这一刹那穿越了,回到了曾经和陶大可相爱的时光。

  可也只是一刹那,现实凸显,我抽回手来,冷冷问他:“你来干吗?你的小鲜葱呢?”

  他大笑:“什么小鲜葱,别那么刻薄,人家还是小姑娘。”

  “不是你所好?”又想起他和那个女同事的拥抱,我别过脸去。

  “可不可以不斗气了?我当时不解释,是因为我恼你如此不知我、不信我,那晚她和男友分手,闹得很厉害,发泄一下而已。你知道我同她是好朋友……”

  其实……冷静下来后,那晚的事也不是没想过原因,可是1年无音信,还不够绝情?

  谁知他先倒打一耙:“你真够狠心,1年都不联系我,后来又听说你找了新男朋友。”

  “谁说的?”我大喊,惹得其他病人都看我。

  “别管谁说的,听说以后,我才决定干脆过来一探虚实,终于找到机会。我想即使是真的,我也得把你抢回来。”他看着我,目光很坚定。

  “那,小鲜葱呢?你还带她看电影、吃饭,还……”我委屈起来。

  “我用她试探你而已。”他坐近一些,伸手拥住我,“我不吃葱,还是爱吃草。别闹了咱们,都浪费1年了,不然,儿子都会叫妈了。”

  我忍不住扑哧一笑,啊,他的怀抱真好,是世上最好的怀抱。微微闭上眼缩在他怀里,正感受这失而复得的幸福,却听一声怒吼:“你们!”

  我吓了一跳,赶紧抬头看,拎着果篮的嘟嘟像头愤怒的小豹子一样瞪着我们,满眼愤怒的小火苗。

  “无耻!”不等我们开口,她扔了果篮转身跑掉。

  我和陶大可对视半天后异口同声:“说你呢!”

赞(22)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最新文章